第一章 阴无泪(额,我还是学生思想不成熟,见谅。)

  [复制链接]

4

主题

11

帖子

1762

积分

三足乌村长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发表于 2019-6-25 00:5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生皆苦。
  七情六欲,悲欢离合。阴谋背叛,家仇国恨……
  天地间仿若有一把无形的锁将这红尘层层束缚,所有人都在其中沉沦,皆不自由。
  这时,偶然间有过一瞬清醒的人苦苦思量——
  究竟!
  如何才能挣脱一切枷锁,彻底逍遥自在!
  ……
  三足乌王城,仙道学院秘境。
  高耸入云的大山一座连着一座,蜿蜒曲折的大河在山间奔腾咆哮,如白练般的瀑布在程曦下放着夺目的光,几只修长的仙鹤悠闲飞过……烟雾缭绕,群山半遮半掩。
  蓦然,随着周围空间一阵波动,一大群十一二岁的少年凭空出现在山脚下。
  他们个个衣着光鲜亮丽,举止间显的很有教养。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中间混着一个大概十六七岁,身着破洞麻衣,蓬头垢面,身有异味儿的大龄少年。
  那些少年少女们之前虽没有说过什么,但一个个都毫不掩饰内心的厌恶。
  十六七岁的少年知道自己招人厌恶,远远的独自站在一旁,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这时,周围空间又一阵波动,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少年们眼前,凌空虚立。
  青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扫视了一遍众人,缓缓开口。
  “你们是这次仙道学院招的最后一批学员,能不能留下来就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
  “规矩同往届一样,尽可能的登上山顶。”
  只说了两句青袍道人便缄默不言。呆立了片刻,可能是觉得这样不太负责,又道:“你们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
  话音刚落下,刚刚屏息凝神的众少年顿时议论纷纷。
  片刻功夫,一位少年突然大声喊道:“前辈,仙道学院不是只招收十四岁以下的学员吗?”
  伸手指向一旁的十六七岁的少年,“他为什么会和我们一同参加考核?”
  其他少年议论声霎时一静,然后又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只是议论的话题转向了那位十六七岁的少年。
  而作为当事人,他只是稍稍抬头快速的看了一眼说话的少年,就又低下头看向自己的破鞋子。
  细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头埋的更低了。
  青袍道人负手立于虚空,眼皮一抬,“他走的后门,还有什么疑问?”
  说话的少年瞬间涨红了脸,其他少年也满肚子不平。
  可那青袍道人不远多说,元婴境界的气势瞬间覆盖全场。
  那群少年个个如遭雷击,到嘴边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青袍道人漠然的看了少年们一眼,“既然没有疑问,那考核现在开始。”
  语毕,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
  少年们呆呆的看了青袍道人离去的空地片刻,才如梦初醒的或组队或独自一人向山顶而去。
  云雾很浓,不过一百多米的距离众少年的身影就已消失不见。这时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才抬起头找了个偏僻的路径快步离开。
  ……
  仙道学院,登仙峰上。
  一位身材矮小,面容如古树般苍老的老者看着登仙峰山巅下滚动的云雾,目光深远。
  一道流光自远方飞来。
  “乾小子,这一届新生中有什么好苗子?”,老者苍老的声音如岁月的年轮拨开了登仙峰下滚滚云烟。
  青袍道人对老者作了一揖。不言不语,同老者一起看向翻滚不休的云海。
  良久后,老者苍老缓慢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可是疑惑我为什么一定要把那少年招进来?”
  青袍道人罕见的犹豫了一下,才道:“老院长这么做肯定有原由。”
  “只是那少年没有一丝修炼天赋,入了仙道学院并非辛事。”
  老者神色有些恍惚,深远的目光看着云海好似跨越了千年岁月:“是啊,没有修炼天赋,却又接触到了修炼界,不幸,不幸啊!”
  青袍道人默然,他这一百多年从来没见过老院长如此失态,也不知这少年究竟有什么身份。
  可老院长长叹了口气后,就如雕像般立在原地,沉默不语。
  青袍道人无奈,行了一礼退去。
  ……
  仙道学院秘境的试炼山中,那位十六七岁的少年摇晃着走出了昏暗的山林,来到一处空地。
  可以看出,少年为了走出山林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其腹部被野兽牙齿扯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背部贴近脊椎骨的地方凹进去了一个坑,左臂无力的吊在肩上,走动时随之晃动。
  雪百杂乱的长发将他的脸完全遮盖,破旧的麻衣垂着许多布条,像个野孩子一样。
  少年来到空地呆了片刻,然后突然抬头望向天空。
  刹那间,天空暗了下来。
  无边的黑云滚滚西来,周围的古树、灌木、怪石如彩画一般轰然倒塌。
  接着便是试炼山,然后是远处其他高山,最后是整个仙道学院!
  无声无息间,周围立体的事物全都塌陷了下去。而地面上开始浮现出一具具死相可怖的尸体。
  天地间空荡荡的一眼望去满地尸体。
  这时一道凄凉又悲壮浩渺的歌声自极远处传来,激昂着像是在颂唱着英雄的史诗,低沉着像是在安抚怨恨的亡魂。
  少年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可他感觉背后好似有无数双歹毒的目光正死死盯着他。
  等少年转身后却发现那种感觉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跳梁小丑。
  少年脑中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这念头没头没尾、无缘无由、甚至是莫名其妙。
  可这确实是他第一时间浮现的想法。
  苦思无果,少年不在管身后的视线,继续向前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当少年回过神后发现,他正站在一座尸山之上。
  从这里往下看去,那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死尸尽皆躺在少年脚下,血水沿着尸体旁边流过,汇聚在一起浸过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少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站在这儿,他一切行动都是凭着冥冥中的感应,自然而然。
  哐当!
  眼前的世界如镜子般支离破碎,少年又重新回到了试炼山的那处空地上,只是他的身前多了一人。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老者双目古井无波的注视着少年,语气缓慢而又清晰的问道。
  老者的话里仿佛蕴含着的力量似的,让人情不自禁的觉得亲切。
  少年沉默。
  老者也不催促,耐心的等待着。
  ……
  良久。
  少年嘴中传出细微嗫嚅的声音。
  “阴无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25 09: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好你,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15

主题

2278

帖子

306万

积分

三足乌皇帝

耶衡天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063459
QQ
发表于 2019-6-25 14: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嘻嘻!
耶衡天在此,何人敢造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1

帖子

1762

积分

三足乌村长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楼主| 发表于 2019-6-26 17:22: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距离招生考核已过去三天,通过考核的少年自然是风光无限,而那些失败者皆已成了山中枯骨。
  几天前老院长问过阴无泪名字后,就将他破格收入了学院,之后的一系列考核全都免了。
  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仙道学院大部分高层的不满。
  但凭借着老院长极高的威望,倒也没有人说三道四。
  就这样,阴无泪稀里糊涂的从一个四处流浪的小乞丐变成了三足乌大陆四大顶尖学院之一的学生。
  ……
  白玉峰,一座长满了玉树和玛瑙花的山峰,被仙道学院幻阵遮蔽,鲜为人知。
  山上,有处孤崖上结了两茅草屋。
  一座老旧不堪,披在上面的的茅草都干了、烂了。一座显的很新,披在上面的茅草还带着些泥土的腥气。
  有一少年身着淡白衣袍缓步走向其中那座老旧的茅草屋旁。
  他有着一袭苍白长发束在脑后,清秀的眉宇间透露出几分怯懦模样。
  他有着一双酒红色的双瞳,意志不坚的人与之对视会浮现出尸山血海的幻觉。
  少年来到老旧茅草屋门帘前,直愣愣的站在原地,眼中闪过几缕犹豫。
  “是…阴无泪来了吗?”老旧茅草屋中传出一道缓慢苍老的声音,温和又亲切。
  正是仙道学院的那位老院长。
  阴无泪暂时收敛眼中犹豫,拉开草帘子进去。
  破旧茅草屋内除了一蒲团外什么都没有。
  老院长此时正闭目盘坐在蒲团上,其呼吸似有似无,身形似虚似幻。
  阴无泪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万丈红尘的一切苦痛消散,爱恨情仇皆如池中涟漪波澜。
  下一个转眸间,之前的空幻又都如水中月、镜中花隔着一层厚厚的布纱,难以看清。
  只是觉得老院长身上有股让人宁静亲切的气质,就像自己独自一人赤脚行走在青草地上。
  老院长没有睁眼,只是等阴无泪进了老旧茅草屋后,嘴里缓缓传出带着岁月流逝般的苍老声音。
  “阴无泪,你可有疑惑?”
  阴无泪右手紧紧抓着左手,低着头嗫嚅道:“前…辈,为什么会招我…入学院?”
  “孩子,不用紧长。叫院长即可。”
  老者沉默了一下。
  “招你入我仙道学院,是命运轮转后的归宿。”
  “命运?这世上若真有命运,那不就可以什么都不作,等待命运降临就行了!”
  谈到命运一词,进茅草屋后一直很局促的阴无泪突然变得硬气许多,酒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老院长,嘴中反驳道。
  老院长依旧平静的闭着眼盘坐在蒲团上,口中语气都未曾改变。
  “老朽也不信命运,整个仙道学院都不信。”
  “但可以不信,却不能否认它。”
  “出生即沾因果,因果交织成网,是为命运。”
  “你千年前交织的因果,到如今形成了加入仙道学院的命运。”
  “这就是老朽招你入学院的原因。”
  阴无泪听老院长这么说,心里开心不已,什么命运不命运的全都抛在脑后。
  语气轻快试探道:“难道我千年以前救过仙道学院,所以才破格收我入学院?”
  老院长又陷入沉默,好半晌才道:“从某种程度上讲,的确如此。”
  阴无泪刚进来时的局促一扫而空,眉宇间的怯懦少了几分,酒红色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
  “那院长您就不会因为我没有修炼天赋就把我赶出学院了吧?”
  老院长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自然不会。”
  听到老院长肯定的回复,阴无泪这几天压在心中的重担总算卸了下来,可紧接着又一个烦恼上了心头。
  “院长前辈,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修炼吗?”
  “我什么苦都能承受。”
  阴无泪难为情的开口问道。
  这一次老院长沉默了许久都未答复,等待中的阴无泪内心百般煎熬可又不能催促老院长,只能皱起眉头暗暗着急。
  皱眉时脸上的担忧,眉宇间的怯懦,让长相清秀的他显得异常柔弱。
  终于,漫长的等待结束。
  老院长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缓步往茅草屋外走去。
  阴无泪见此,也跟着走了出去。
  走出茅草屋后的老院长没有停下,而是快步朝着孤崖巅而去,阴无泪自然紧随其后。
  老院长走的很慢,不过他一步跨出就已在十丈之外,阴无泪必须接近全力才能勉强跟上。
  半刻时后老院长总算停了下来,阴无泪气喘吁吁来到旁边,发现已经到了孤崖巅的崖边。
  从着这往下望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几百米下是一片纵横交错的玉石花,其笔直的玉石叶子如利剑一般伸向天空。
  老院长回头看了阴无泪一眼,纵身跃下。阴无泪见此毫不犹豫,也跟着一跃而下。
  可紧接着,阴无泪有些慌了。
  他跳崖时最后一瞥发现老院长还站在崖上,而他自己却正极速坠落孤崖。
  老院长站在崖边漠然的看着他下坠,完全没有想要帮他的意思。
  阴无泪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看见地面上如利剑的玉叶也越来越近,他还在期盼老院长能救他。
  砰!
  阴无泪毫无意外的坠落下山崖,笔直坚硬的玉叶将他扎的千疮百孔,殷红的血迹挥洒,在他还在期盼老院长会帮他时。
  周围景象在阴无泪即将断绝最后一丝生命时破碎,他又回到了孤崖巅上。
  老院长再次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纵身跃下。
  这一次阴无泪犹豫了。
  他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小乞丐,在三足乌大陆一抓一大把。
  既然有天大的机缘成为仙道学院一名学生,也应该满足了,还奢求什么?
  可……
  当阴无泪不停的打着退堂鼓时。
  源自其血脉和灵魂深处的某种冲动,让他血液开始沸腾。
  “~啊!!”
  阴无泪脑中闪过无数记忆残片。
  其中一个让他印象异常深刻。
  那是一个与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跪在地上仰天嘶吼的画面。
  其透露出的无力和绝望让阴无泪非常恐惧。
  他最终还是跃下了孤崖。
  ……
  当阴无泪再次睁开眼后,已经来到了一处陌生的花海。
  这里视线范围内长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其中许多花的花期都不相同,却在阴无泪睁眼时一同开了。
  老院长就在阴无泪旁边,见他醒后开口道:“修炼办法有,也没有。”
  “不过,在此之前老朽想问你一个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7

主题

1209

帖子

196万

积分

酋长

倾我三生,送你迷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963600
QQ
发表于 2019-6-27 22:5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1

帖子

1762

积分

三足乌村长

Rank: 3Rank: 3

积分
1762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11:33: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世间纷繁复杂,欲念如泥如沙。无泪,你的初心…在哪?”
  老院长浑浊目光凝视着眼前的花海,无数虚幻的影像在其四周浮现、消逝。
  有少年拔剑狂傲不羁,有女子凄然抚琴而泣,有男子登峰望月而痴,有老人蹒跚沉默独行……
  无数或悲或喜,或哭或笑的影像不断轮回重演,构成一幅幅生离死别爱恨情仇的画卷,可老院长的心却不曾有过一丝涟漪。
  阴无泪茫然的看着身前的老院长,低头默默沉思,片刻后摇头:“我…不知道。”
  犹豫了一下,阴无泪又道:“我不想成为…成为院长前辈这样……”
  说完,阴无泪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老院长,生怕老院长一生气就把他撵出学院。
  老院长的气量自然不会小,对于阴无泪的话没有放在心上。
  他只是沉默着,一直沉默着……
  ……
  在这片特殊的空间里,时间仿佛没有意义,阴无泪感觉好像过去了很久,又好像只是一个刹那。
  周围的花海开的异常瑰丽,美的妖异,美的…不切实际。
  置身于花海中本该感受到的是勃勃生机,可阴无泪却感觉这里一片死寂。
  这种妖异的美,这种诡异矛盾的景象让阴无泪不敢离开老院长身边半步。
  可他又隐隐约约感觉到花海远处的远处有一股熟悉的东西吸引着他,就像失散多年的孩子正渴求回归。
  看了看身前如雕塑一般的老院长,阴无泪踌躇良久,终是没能做出行动。
  未知的东西太多,阴无泪所知的又太少。在没有自保的实力前,好奇心是最致命的毒药。
  阴无泪断了探索的念头,看着身前的老院长如古木般的脸怔怔出神。
  ……
  “哈哈哈……”
  沉默的老院长突然狂笑不止。
  苍老如树的脸上扭曲着,浑浊的眼珠子爆瞪突出,矮小的身体佝偻。之前无论任何情况都保持着和煦面容的老院长此时却宛如恶鬼一般狰狞。
  “院长前辈……”
  阴无泪感觉此时的老院长异常可怖,担忧的叫了一声。
  老院长盯了一眼阴无泪,狂笑声瞬止,面容恢复到原来和煦的样子。
  “无泪,来……”
  老院长一挥衣袖,带着阴无泪向远处飞去。
  两人从高空云雾间穿行,周围的景象都化作了流影。阴无泪还是第一次体验飞行,此时异常亢奋。
  “院长前辈,我们去哪儿呀?”
  “院长前辈,刚刚您怎么了?”
  “院长前辈,您说我什么时候也能自己飞呀?”
  “院长前辈……”
  ……
  开始老院长还会逐一回复阴无泪各种问题,不过渐渐的老院长开始招架不住了。老院长虽然有耐心,可在阴无泪仿佛没有尽头的提问中,再好的耐心也不顶用。
  所以,不胜其烦的老院长直接往阴无泪脑袋上一点,然后阴无泪就动不了了。
  “到了。”
  老院子看着前面一座刻满古朴铭文的巨大露天祭坛,平淡道。
  瞥了一眼动弹不得的阴无泪,苍老的脸上浮现几分笑意,“等会儿老夫打开封印后,你就站在前面祭坛里去。”
  老院长没有替阴无泪解开术法的意思,嘱咐完后一巴掌拍在虚空,刹那间方圆十里内的虚空犹如镜子一般碎成蜘蛛网状。
  老院长再次挥掌,虚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方圆十里空间完全碎裂。
  阴无泪只觉得周围完好的天空出现无数裂缝,然后四处的光线一下暗淡了下去,渐渐归于黑暗。
  院长前辈的衣袖在他面前一扶而过,什么都看不见的阴无泪又能视物了。
  阴无泪和老院长未曾移动一步,可眼前的景象却变了一变。
  之前巨大的露天祭坛已经没了踪影,眼前呈现的是无数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铁链。这些铁链十分巨大,黑压压的充斥满整个空间。
  从上向下望去,这些铁链越往下越小,越往下越紧密,就像倒立的漏斗一样。
  阴无泪目光死死望着最下面,他能感觉到一种异常熟悉的东西被锁在下面。
  就好似……就好似自己被锁在了下面。
  老院长额头上青筋暴起,伸手用力的在虚空中扯了扯,前面的铁链跟着微微晃动了一下。
  俄顷间,滔天的煞气和杀机从漏斗最深处涌出,无边的霸意直冲寰宇!
  在那煞气和霸意横冲直撞中一股极致而纯粹的邪恶从无到有逐渐诞生,并逆着铁链扑向上蔓延。
  极致纯粹的恶所化的黑气,顷刻间将所有铁链染黑,逆着铁链伴随着一阵阵婴儿纯真的笑声,在漏斗最顶端化为一巨型布娃娃。
  巨型布娃娃缓缓张开短小的双手扑向阴无泪,黑如宝石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
  从阴无泪的视角瞧去,巨大的布娃娃向他扑来,就好像昏暗的天空整个儿砸了下来。
  阴无泪脸色发白的看着又暗了下去的天空,虽然有心想跑,可院长前辈没有解开术法他根本动弹不得。
  布娃娃越来越近,阴无泪余光瞥了一眼无动于衷的院长前辈,心里后悔死了,早知道之前他就不放飞自我了。
  布娃娃最终还是扑了过来,只是在接触到阴无泪时又重新化为无数黑气溃散开来。
  这时一直当透明人的老院长,气定神闲的问:“如何?你,真的已经准备好接受那东西了?”
  老院长看了看身旁脸色依旧苍白,却直挺挺立在哪儿不动的阴无泪,严肃道:
  “无泪,有话…就说。”
  阴无泪眼睛转呀转,老院长苍老的脸上挤出几丝笑意。
  “看来是准备周全了。”
  老院长一挥衣袖手上多了一块小石碑,只见他将小石碑拋向空中,嘴上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紧接着,老院手指开始在空中挥舞,无数残影闪烁,虚空中浮现出一排排细密的铭文。
  随着老院长嘴上念叨越急促,空中铭文越来越潦草,周围空间开始轻微的震动起来。
  阴无泪身前的巨型铁链漏斗,因周围空间震动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漏斗下,被镇压的东西逐渐开始挣扎。
  (抱歉,写着写着就没自信了。这是很久就写完的一章,本来不打算发了,但想了想还是发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